【洪九】鶴頂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向下

【洪九】鶴頂

發表 由 登徒 于 2013-03-21, 01:12

主題回顧 :


〈溫故知新之一〉

此為十多年前之比賽鐘題,暫定 一題共收十杵 或以上者,登徒會將前輩之 冠亞季殿 作品貼上,以供各位參考觀摩。



avatar
登徒

文章數 : 561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洪九】鶴頂

發表 由 城市獵人 于 2013-04-01, 12:33

九鼎履言誠以信
洪鐘取響捷而才

這一題有難度, 讓獵人思慮再三. 要敲響這個 "洪鐘" 誠然不易.

曾擬:
洪鐘欲響錘千句
九鼎如真定一言

洪鐘取響嘗千句
九鼎求然僅一言
(注: 然, 即 然諾的然 )

洪鐘取響斟千句
九鼎求然慎一言

洪鐘取響錘千句
九鼎徵然盡一言 (或履一言)

然而上比 "千" 與下比 "九, 一" 不對等 故作罷

城市獵人

文章數 : 15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洪九】鶴頂

發表 由 海生 于 2013-04-01, 16:07

轉發:

淺談比翼格詩鍾的“眼”、“字”、“珠”

——國粹聯校中級班課堂講義

作者:誤入溷廁

比翼格詩鍾是指以兩字為題,以相同序位分嵌于上下兩比而构成的偶句,因其題字安
排形似比翼雙飛,故云比翼格.

從表面上看來,比翼格是詩鍾格式中最為簡單的一格,但其實不然.

詩鍾作為一种文字游戲,起源于改詩,是舊時代學堂中練習作詩的一种方法——老師
讓學生改律句、絕句之詩而為兩比偶句,既可培養分析綜合詩意的能力,又可借助
于必須對偶的限制,訓練靈活用字的技巧。久而久之,文人相聚時,也就很自然地
會以這种大家都熟悉的方式再增加一些技法上的限制來斗智、斗捷、斗腹笥深淺,
由此就形成了詩鍾這一高雅而又有趣的文字游戲。可見,詩鍾無論是從其起源或是
功用來看,与我們通常所說的對聯其實是大有區別的,因而也就會有一些從屬于其
競技目的的与普通對聯不一樣的限制与要求。

比翼格詩鍾,首重“眼字”,這從先賢們的議論中隨處都可見到:

1、易順鼎:“限字体,大率限兩字不對者,分嵌于兩句中第几字,其用三字、四字
以至七八字者,則苛政也,變体也。”

這里的“限兩字不對者,分嵌於兩句中第几字”就是指的比翼格詩鍾。請大家著重
注意“限兩字不對者”這几個字。所謂的不對,并不是指這兩個字完全不能對仗,
若如此,偶句就沒法做了。它僅僅是指按字的基本意義或通常的用法,這兩個字是
构不成對偶的。比如“安、木”~~,因其一虛一實,通常很難形成偶對,但人們可
通過构詞或句子語境的營造實現字類的轉品,使之實字虛化或虛字實化,也就同樣
能形成工整的對仗。比如《安、木四唱》:

十年竿木逢場戲
一夢槐安作宦歸

——作者:陳寶琛

竿木、槐安,以竿、槐作“眼”,“眼”字极工,各构成實名作對。

2、王毓青評《游散一唱》

游遍山川歸篡史
散將聲伎起勤王
——作者:林則徐

王評:“嵌字要有‘字’有‘眼’。此聯史公信國躍然紙上。論者或病其有字無眼。
蓋題字是‘字’,附題之字是‘眼’,合言之稱‘眼字’。一題到手先尋‘眼字’,
‘眼字’得,造句乃有范疇。”

要實現字類的轉品,与題字前后相連的字起到的作用最大,因為漢字之品類虛實,
通常要放在句子中才能最后确定,即所謂离句無品。而一個漢字,其与前后相連的
兩字之間的關系,則常是決定其虛實的關鍵。不僅如此,漢語中大抵以雙音節詞為
數最大,且每一雙音節詞大抵都會有其出處或典籍中用過的先例,“眼字”已得,
擬句就有了依托之事實与根据——比如前面例子中的“竿木”、“槐安”,“眼字”
一得,就連典事也已現成,所以說“造句乃有范疇”。

再回頭說說例句為什么是有“字”無“眼”。

一、如果“游”、“散”兩字原本就作動用,則同為虛字,本已成對,違反了比翼
格詩鍾題字原本不對的規定,所以只能是一作動用,一作名用方為合格鍾題。

二、這一鍾里,“遍”、“將”兩字同為虛字,雖然自身可對,但不能有效地体現
出題字應有的虛實轉品跡象,沒有起到“眼”字應有的作用,所以說有“字”無
“眼”。

舉個例子,如果我們用“游方”對“散劑”,則佛學專名對醫學專名,而“游”保
持了其原來的動用屬性、“散”保持了原來的名用屬性,“方”、“劑”又形成工
整的借對,就算合格。當然我們也可以通過构詞法運虛成實,比如以“游俠”對“散
人”之類的兩字截构成實詞工對,如此題字未實現轉品,但“眼”字屬對工整,也
体現出了“眼”与“字”之間的想互作用与作者的遣字技巧,同樣也是合格的。總
之,無論遇上的是什么樣的鍾題,都應盡量避免對“題”字完全不作加工就直接屬
對的做法,因為這樣技術因素就無從体現了了。


以上是關于鍾題鍾眼的基本規定。

但是~~

大家都知道,前人敲鍾,鍾題是隨机抽取的,抽到虛實相同的字,怎么辦呢?有如
下几种處理方式。

一、抽到同為實字的,如兩字不類,不能形成工對,視為不可對,擬句時要盡量通
過“眼”字的作用將其做成工對或鄰對,如本期作業《山、藥一唱》,如果直接取
原事物作對而無“眼”字,則一律視為不及格。抽到本為工對的,限作虛字用或增
加其它限制(如限集句等),比如在鍾樓,曉嵐同里先生曾拈題《花柳(比翼格)
——限集句》。抽到同為虛字的,因虛字無工寬之論(愿意增加難度的,可別其動
靜),且一比偶句,對仗工整与否,大都落實于實字上,所以也可不作處理。是否
將虛字限實字用,視個人功力而定。但如果不作限制,“眼”字不出彩時,通常就
敲啞了。

二、擇其一字作虛字,另擇其一字作實字。就如上面所說的以“游方”對“散劑”。


三、使用句中小自對法,各依原字品构成自對。如前面例句中的“山川”對“聲伎”。


四、使用借對或扇面對等特殊技法補救。

五、實在沒辦法,以“珠”補救。

這里討論一下什么是“珠”,及“珠”在詩鍾里的重要地位。

我們在讀行家的鍾評時,經常會見到“嵌珠工穩”或“嵌珠不穩”兩個完全相反的
評价。這里的“珠”是什么意思呢?比翼格詩鍾里所謂的“珠”,是指鍾句里除
“眼字”以外的、對仗极為工整的一對或多對字詞。由于對仗是否工穩,乃詩鍾競
技中區分优劣的主要標准之一,而且句中對仗工整的字詞,常常极為奪目,就如珍
珠般光芒四射,這就是“珠”字的由來。因此,句中有無珠子,珠子嵌得工不工整,
發不發亮,是從技術上評价一比詩鍾響不響的因素中僅次于“眼字”漂不漂亮的重
要依据。一比真正的響鍾,“眼”明“珠”亮是基本的要求。達不到這一要求,僅
是“眼”明,或只是“珠”亮,大体上只能算是將就及格。如果“眼”也不明,
“珠”也不亮,則鍾子就可以說徹底失敗。

游遍山川歸篡史
散將聲伎起勤王

具体到這一比詩鍾,雖其“眼”不明,已為人所詬病,但因其后面的“山川”對
“聲伎”自對工整、“篡史”對“勤王”也及為工整,可視為句見兩組亮“珠”,
因而尚算及格。再加上鍾意雄渾,詠人詠事,切其身份,所以歷來仍被鍾家給予了
較高的評价。

總之,在比翼格詩鍾的技術層面上,“眼”最重要,其次是“珠”,再次是“字”,
“字”猶可不對——因為“字”是抽出后就不能變動的,而事實上隨机抽出的“字”
有時确實很難成對甚至是無法成對,就算有些可以組詞成對,但范圍极窄,若強求
“眼”“字”同對,必造成大量雷同或撞車現象。在這种情形下,詩鍾允許題“字”
不對,但与之相配的“眼”字一定要對得极為工整。否則就視為病句了。

臨時急就,說得比較簡略,以后有机緣再會的話,再与大家細說。

下課~~
avatar
海生

文章數 : 202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